小说怒斩血兽,系统奖励一座道场

小说怒斩血兽,系统奖励一座道场

血海之中,

嘶吼声、浪花声、轰鸣声……

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,让整片天地都产生了几分烦躁之意。

一只只长相凶猛的血兽,赤红着双眼,正在激烈搏杀。

血流三千里,浓郁的血气笼罩在血海上方。

无数的断肢、碎肉漂浮于血水之上,仿若一幅森罗地狱的场景。

冥河骑着睚眦踏浪而出,看着眼前的场景,怒骂道:

“一群孽畜!”

衣袖一挥,业火红莲滴溜溜的飞出。

十二片叶子飞速旋转,释放出道道妖冶的业火。

顷刻间,

血海上空就成了一片火海,将天穹映的通红,炙热的火焰仿佛要灼穿虚空。

这些血兽平日里不修道行,只顾厮杀,不知沾染了多少孽障,用业火来对付他们正好。

无数火焰如同一条条锁链,交织、缠绕。

锁链组成一张天罗地网,将血兽团团包裹,天上地下逃无可逃,避无可避。

不一会,海面沸腾了。

漫天火海中就传来了血兽凄厉的惨叫声。

业火焚身,灼烧的是人的灵魂,比起千刀万剐来还要痛苦万倍。

即使是几头修炼出不朽之意的金仙境血兽,但在业火之下也被折磨的凄厉惨嚎。

不过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遁去其一。

万事皆有一线生机。

若是能撑过业火的灼烧,就能去除浑身的孽障,倒也是一份福源。

然而,洪荒真正能承受的住业火焚身之痛的没几个。

睚眦听着耳边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声,不由瑟瑟发抖。

“太可怕了,就算是我恐怕也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疼痛。”

看着满脸庆幸的睚眦,冥河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。

用业火灼烧血兽,既是为了还血海一个清净,也是为了杀鸡儆猴,相信很长一段时间睚眦都不敢有小心思了。

片刻之后,血兽的哀嚎声渐渐消失。

在如此恐怖的业火之下,血兽无一能幸免,全部化作飞灰了。

冥河收回业火红莲,看了一眼洪荒大地的方向。

只见原本碧蓝的天空上已经笼罩上来一层薄薄的灰色气流。

那是劫气!

一旦劫气积累到一定程度,天地反噬,量劫则起。

“不过,大劫又与我血海有什么关系?”

冥河无所谓的笑道,驾着睚眦返回血海之中。

解决了血兽暴动的事情之后,冥河开始继续炼化血海。

魔气之事让冥河一直处于紧绷之中,生怕哪一天罗喉打上门来。

只有彻底炼化掌握了血海,他才有不惧对方的底气。

血海不枯,冥河不死可不是说着玩的。

血海广袤无边、无际,一般人别说炼化,一开始就会被其中无尽的煞气给折磨疯了。

也只有冥河诞生于血海之中,天生亲近,炼化起来才能一日千里。

血海深处,

冥河盘坐于红莲之上,聚精会神的炼化着血海。

头顶修罗旗悬挂,垂落道道玄光,守护冥河的周全。

量天尺和元屠、阿鼻剑拱卫左右,稍有异动便会狠辣出击。

有这四件宝物护身,就算是大罗金仙出手,也不可能毫无动静的袭击。

如此小心谨慎,冥河也真是苟到家了!

山中无甲子,世间已千年。

即使是冥河,炼化整个血海,也足足花费了十万年的时间。

突然,

冥河猛地睁开双眼,一道电芒凭空闪现。

亿万里血海在这一刻沸腾了起来,无数血浪涌动、拍打,似乎在欢迎着他们的主人。

九天之上一阵轰鸣,霎那间,天花乱坠,地涌金莲。

无数天女舞蹈,仙音袅袅响起。

天道似乎也在为其庆祝!

冥河长呼一口气,

花费这么多年炼化血海也不是没有好处,他的修为提升至了太乙金仙巅峰,只差一步就能达到大罗之境。

【叮!恭喜宿主炼化血海,请做出选择。】

【选择一:昭告洪荒,宣誓血海主权,奖励三十六颗定海神珠。】

【选择二:默不出声,低调行事,奖励道场血神宫。】

冥河看着两个选项,果断选择二,虽然他血海之主的身份隐瞒不了多久,但是晚一天被知道就少一分风险。

况且如今龙凤麒麟三族打得正起劲,他可不想出风头,招惹别人的注意。

打枪的不要,偷偷发展才是王道。

做出选择之后,一道流光飞到他的手中。

冥河看着手中缩小版的道场也是十分开心,

他到底是后世之人,对于房子有莫名的执念。

来到洪荒那么多年,虽然有法力在身,不用为吃饭睡觉而烦恼,但过得基本上是野人的生活。

以苍天为被,以血海为席。

整个血海别说生灵了,连根草都没有,一片荒芜。

就连新收的坐骑睚眦因为进不了血海,好在外面呆着呢。

将手中的道场往血海深处一抛,

哗啦……

原本袖珍的血神宫陡然变得巨大无比,溅起重重血浪。

血神宫释放出一重血色屏障,将所有血水隔绝在外。

冥河迈步走入,只见道场占地万亩,其中山川河流,亭台楼阁,应有尽有。

俨然是一方洞天世界。

冥河伸手一拽,血海之上的混元逆转大阵就落在了血神宫内。

阵眼演化磨盘不停的转动,将滚滚煞气转化成灵气,然后投入血神宫之中。

有了充沛的灵气,血神宫也焕发了生机。

百花开放,绿草如茵,仿佛世外桃源一般。

跟随着大阵突然出现在道场的睚眦满脸茫然,看着周围滚滚的血水,吓得哇哇大叫。

冥河白了他一眼,嗤笑道。

“亏你还是祖龙之子,胆子竟然如此小。”

睚眦这才发现外面的血水无法进入,这才放下心来。

冲着冥河怒道:“贼道人,我跟你拼了。”

挥舞着爪子,就要跟冥河拼命。

一刻钟后,

睚眦再次被冥河按在地上摩擦。

“还敢反抗吗?”

鼻青脸肿的睚眦连忙摇头,“呜~~不敢了,不敢了!”

心中哀嚎:

父王,快来救救孩儿吧,这贼道人简直不是人。

冥河若是有读心术,必然会嘲笑一番。

你父王自己都落入罗喉的阴谋之中,自身难保了,哪还有心思关心你?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6quming.com/34436.html